画面却突然转换又一个熟悉的画面从顾峥的眼前

大通彩票登录 2018-09-01 08:34 阅读()
 “至于在大殿之上的那些说辞,是真的。”
 
    “只有那心怀死志撞柱而亡的场景,是假的。”
 
    “这些都是平日间,夫君给我讲的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里曾经提到的演技。”
 
    “夫君总是说,我这样的人,生在现如今的年代,是可惜了,我就应该在万众瞩目的舞台之上大放异彩。”
 
    “若是天下大定,他会为我专门搭建一个九尺高台,让我一展所长,成为汉朝最受追捧的夫人。”
 
    “只可惜,这辈子,他的这个承诺终究是要失约了啊。”
 
    “所以,既然能用从夫君那学到的本事复仇,一解心中的怨恨,我干嘛不去做呢?”
 
    “所以说?”一旁的赵子龙抽了抽嘴角,这位在大殿上差一点就以身殉主了,而现在这一切……都是假的了?
 
    “是啊!”貂蝉应和的十分坦然:“我的夫君曾经跟我说过,人能够出生在这个世界上,从睁开眼睛看世界的那一刻起,就是老天爷的恩赐。”
 
    “生命是父母赐予你的最为宝贵的东西,也是这一辈子中,最应该被珍惜的礼物。”
 
    “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轻易的萌生死志,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轻言放弃。”
 
    “活着的每一天,都是一个新的开始,要学会感恩,以及不断的发现生活之中的美好。”
 
    “哪怕满心凄苦,哪怕看不见前路,哪怕孤独如斯,哪怕心如死灰。”
 
    “这一切的一切都能被时间所抚平,而这些容易让人喜怒不定的情绪,也将终归沉寂。”
 
    “所以,就算是痛失所爱,我也打算活下去。”
 
    “我与夫君并不曾孕育子嗣,我与顾家也并没半分的瓜葛。”
 
    “但是,我就想在夫君为我搭建的小家之中,看着他曾经搭建的王国,一朝大厦升起,一朝大厦倾覆。”
 
    “也算是替他去看完他最挂念的大汉人生吧。”
 
    听到了貂蝉的这句话,所有的人都愣了,只有华佗老头晃晃悠悠的比出了他的大拇指。
 
    “果然是师父才能说出来的至理名言,一会我就用刻刀记录下来。”
 
    “哎呀,我宝贵的外科医典呢?让我给放在哪里了?”
 
    大爷,就你这记性还想给人动手术,你可拉倒吧啊。
 
    五十多岁小六十的华佗,翻找起他师父的遗物,再一次的将这一屋子的人给遗忘在了十分明显的角落之中。
 
    而远山近水,模糊了的镜头却再一次的拉长到了洛阳城外的街道之上。
 
    这是一条被清肃了的商业街,顾大将军的逝去给整个洛阳城百姓所带来的哀伤还没有散去,故而现在的街道也是内冷冷清清,开张的买卖更是寥寥无几。
 
    有些迫不得已要开门揽客的生意,那些店主们都会将一块白幡挂在自家的店铺门口,来缅怀让他们又敬又爱的顾大将军。
 
    这时候,却有三个一字排开的零散摊位依然正常经营,在这条街中就十分的显眼了。
 
    这是很有特色的三人组合。
 
    分别是一个黄脸的汉子,双耳垂肩,双手过膝且十分的灵巧。
 
    在他的手底下,一双草鞋正在上下的翻飞,编制所用的葛草,不一会的功夫就在他的这双手下显出了一个大概的轮廓。
 
    要不是他正扭头跟旁边卖大枣的和卖猪蹄膀的另外两个弟弟低声讨论着什么,他的手速还能更快。
 
    虽然他那类似于长臂猿的长相并不讨喜,但是他脸上总是挂着的笑,却让看到他的人,对他生不出任何的恶感。
 
    这不,被他低声询问的两个同样古怪的男人,也是一脸的微笑吗?
 
    “二弟,三弟,你说那个总是追着我们不放的顾元肃,可是真的死了?”
 
    “怕是真的。”
 
    常年累月的推小车,让关羽的脸晒的更红了几分,也让张飞曾经保养的白皙水嫩的小白脸,给晒成了一片古铜。
 
    这会儿配上那破锣公鸭嗓,可算是十分的搭配了。
 
    没看这个一刀剁碎了猪后腿的张飞,嘎嘎嘎笑的是这般的欢实:“真是够够的了,你说这顾峥小儿,总是跟我们哥儿三过不去干嘛?”
 
    “刚开始是穷追猛打,将我们屡次凑起来的兵源全给打散了,打到了最后,所到之处的百姓那是闻风而逃了。”
 
    “好,咱们没了共举大业的野心了,一心招安,归顺朝廷了。”
 
    “可是顾峥这厮干了些什么?给我们派了一个地方的小官,说是磨炼政务,从小做起,待到功绩累计够了再谈擢升。”
 
    “行,这我们也忍了,谁让咱们没有张辽,赵云,典韦这群不要脸的会拍马屁呢?”
 
    “还有江东的那群关系户会攀关系呢?”
 
    “可是你看看,他又干了什么?不就是哥哥忍不过气,打了那个下来巡视民生政务的督邮吗?”
 
    “芝麻栗豆一般的官,还敢对哥哥这样的皇亲宗室摆架子,真是好大的胆子。”
 
    “你说多大点的事情啊,他就给我们扣了一个殴打上官的大帽子,还说要给我依法论罪。”
 
    “鸟!咱们能受这等闲气?还不如在这里干自家的买卖来的自由。”
 
    一旁的关二爷一瘪嘴,我也想为朝廷出力啊,我……我不想在这里卖枣。
 
    可是有什么办法,委屈也要憋着,义薄云天关二爷,那是结拜过的,猪队友认下来,可就是一辈子了。
 
    不过此时,顾峥的死亡又让他们看到了崛起的希望,孙猴子头上的那一座五指山,在这一刻,真真正正的被掀了开来。
 
    而他们埋藏在最深处的蠢蠢欲动的心,则是再一次的跳跃了起来。
 
    朝局一朝倾覆,机会也许就在眼前呢?
 
    正当顾铮想笑的时候,画面却突然转换,又一个熟悉的画面从顾峥的眼前擦肩而过,再次转头的时候,只剩下了一抹白,那人正站在那秀丽的山岳之外,一座空灵的府邸之外,登高远眺。
 
    一个胖的走形,却依然能够从五官上看出以前一夕秀丽的妇人,带着一群大大小小,足有七八个孩子的队伍,呼哧带喘的爬上了这个罕有人踏足的小山。
 
    对着门外这个天天驻守在这里的赵将军,十分熟稔的打了一声招呼。
 
    “赵将军,又来守卫夫人啊,你说你,真是轴啊。”
 
    夫人还说一个赛着一个的好玩,让她常过来坐坐,可以解除她一个人的空寂与无聊。
 
    让她小枝说啊,好玩个屁,一个两个的全是讨债来的,等到夫人的尿片都睡到头发上的时候,她就不会这么说了。
 
 775 十六世界的回放(完)
 
    自怨自艾的小枝叹了一口气,继续跟赵云询问到:“蔡夫人可是在里边陪着夫人呢?”
 
    “是啊,多亏了蔡夫人经常到访,才能让夫人一展笑颜。”
 
    听到这里,小枝十分赞同的点点头,朝着赵云道别到:“那我这就进去了啊,你忙吧,只是不知道这里的山都看了多少年了,竟还是看不够。”
 

相关推荐